别让生活置你于死地


“每个人都不可能完完全全理解彼此的世界,朋友之间也只是互相占了对方世界的冰山一角。”
我现在也还依稀记得Ivy和我说过的话,去年一位任性的同事,擅自gap year想要出来体验生活。

每次回家对我来说最都是种考验,家乡的人,包括父母,和我的思想观念都有很大偏差。拿我妈来举个例子吧,我妈相信真爱,我不信。我妈总觉得她和我爸彼此是真爱,可在我看来那只是种通过时间的磨练得来的依赖。现在这个社会,特别像我们这种用微博的人,接收到的负能量太多了,出轨离婚是家常便饭,包养二奶是赶时髦。信息时代带来的不只是技术的变革了。它曝光了太多从前不为大家所熟知的个体,而这些个体并非少数。一个朋友曾经和我说,他之前实习的单位,外地人不知道,本地人但凡是结了婚的,再丑都有个小三在外面养着,更神奇的是,他们的老婆们,不是还被蒙在鼓里,就是能被甜言蜜语骗得相信他们,更有甚者忍了。这些是我们不能知道的,我们能知道的微博上面不少了。我妈总觉得我是感情受过创伤,如果说失恋就是创伤,那岂不是人人都有创伤,但其实根本不是,是这个社会,现实就是这样。我们的旧习惯是两个人谈恋爱确认了关系才会上床,甚至等到婚后,外国人有那么一部分是上过床了也不一定在一起,也有人同居过一段时间才会确定恋爱关系。抛开我们的旧习惯还有所谓的传统(我一直避而不谈优不优良,因为我觉得多数婚姻爱情方向的传统都不优良,能沿袭下来的也没让人觉得哪里好,糟粕的很),外国人这种办法难道不是非常合情合理么。两个人连床都没上过,婚后发现性生活不和谐,难道现离婚么。别和我说“两个人真的相爱,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”,这明明是婚前可以解决的问题,而且我觉得你还真就克服不了。

所以我一直对婚姻没有什么憧憬,爱情嘛,在我看来也是短暂的,人是复杂的,理性又感性是个多重问题的综合体。聊到婚姻我就想到随份子这个“优良传统”,可以说是“真的美德”了,而费力不讨好又假模假式的酒席在我看来就像战场。我一直很抵触亲戚间的礼尚往来,这点我觉得我听不懂事的,有时候想想甚至觉得自己这样是因为人格不健全,我妈说我冷漠。我不否认。在我看来亲近的朋友比假模假式的亲戚强多了,同样身为别人,写没写在家谱里无法成为你比别人对我重要的条件。

从小我就和别人不一样。前段时间一个好友作业需要,问了我一个很有趣的问题,“讲一个身上或心理上的伤疤,给你的故事和感觉,你会用什么东西或形态去形容这个伤疤”。这个问题特别非主流,我的回答更非主流,“小时候因为我穿着奇怪大家都视我为异类,对我冷嘲热讽甚至语言暴力攻击,当时给我的打击挺大的,难过是肯定的,但是我很坚强,现在觉得完全无所谓,只要是经历就都是宝贵的。形状的话一个是残缺的圆,另一个是盾牌的形状,一个朋友曾经和我说,圆就像一个圆满的人生,而我的童年并不圆满,盾牌是因为这段经历使我成长成为更强大的自己,抵御住了流言蜚语”。上了大学之后我才发现,和我相似甚至一样的人是那么多,在人群中我是那么平庸,我第一次为这种平庸感到庆幸。有时候我们无法选择生在哪里,但我们可以找寻适合自己的栖息地。

Ivy还说“反正我从来不管别人的看法,过得娇蛮”。反正我这么年轻还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,我比较在乎我自己的看法,过的娇蛮。
好生顾己。

EPILOGUE

好喜欢gentle monster淮海路店的这个view,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北京店的装修,虽然被我拍的很丑,ofo真好骑,天气好的时候想骑遍全城,奈何天气不常好。

昨日看了《爱乐之城》(La La Land),怪我先看了介绍和影评,当时无感,而刚刚一边删照片一边听电影原声,听到’Epilogue’的时候,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像被戳中了某条神经一样,内心的感觉就像是,四周围的堤坝崩塌,洪水猛兽般翻涌进来,而后久久不能平复。

开凯迪拉克的乐队键盘也是普通人。
一夜成名的女演员也是普通人。
我们的经历都值得被写成故事,我们的故事都值得被歌颂一番。

今天和许久没聊的一位朋友聊了三两句,一个让我颇有好感的人,被埋怨没在他单身的时候试过他时,突然发现,缘分不过是相识后给彼此找的借口吧。
希望昨天早上一直持续到现在的落枕在今晚的熟睡中能彻底好起来。

Wish you a happy new year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