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春夏时装,一场乱象中的较量

时尚从来不是实用主义。

2020春夏伸展台上如实上演着创新与更迭,同样又是一场新鲜血液与老派时装的博弈。在伴随新十年到来的这一时刻,人类遇上了一场空前的灾难,时装看似毫无关联地早早暗下伏笔,乱象之间有迹可循。

无论是Balenciaga的“政治议会”、Gucci的“中世纪巫师集会”,还是Maison Margiela对自由与独立的致敬,有庞大的叙事,亦有Jil Sander、Loewe那样令人欲罢不能沉醉于工艺的纯粹。

他们都用各自的语义,描述了与当下时代不可分割的种种议题。

你我都知道时尚产业的节奏,设计师们是不可能提前预见这次瘟疫的,长久以来对于生态环保的议题却只增不减。

以Stella McCartney为首的动物权利倡导者反皮草阵营,Prada的可再生尼龙包,Marine Serre的旧衣改造工程……服装纺织业作为全球第二大污染产业,对那些良心未泯的设计师而言,环保早已成为业界公认的政治正确。

这一次,像是自然界对人类的一次反噬,天灾人祸,这其中的正义与邪恶、社会问题的浮现、网络公民的介入,时装将以怎样精彩的脉络呈现,不妨一探究竟。

 

 

 

Gucci 2020春季度假系列标志着Alessandro Michele一个新的转折,由诗词理论转向政治,“女性必须得到尊重,她们有选择的自由”,Michele解释道。

Marine Serre的《黑色潮汐》继续传达对可持续发展的态度,黑色不是Serre的基因,但这一季的丧葬色调显得意义非凡。

是什么样的Evil Power令人无法挪开视线,那要问问Demna Gvasalia把模特化成这样有何居心。

这样具有侵略性的视觉艺术,如同蝙蝠体内的病毒,像巫术,其扩散令人瞠目,令人无法抗拒。但时装是无害且令人喜爱的,它的存在是一种警醒。“唯有异教徒的古物能唤醒我的欲望,因为它是一个旧的、被废除的世界”,Michele引用历史学家Paul Veyne的原话,成功解释了这种化学反应存在的意义。

Marni Spring 2020 Ready-to-Wear

 

 

 

与“邪恶”相对的,Loewe成衣系列与Maison Margiela高级定制飘逸的、诗意的、贵族气的线条,是天神圣光笼罩的“正义”,还原古典的、博物馆肖像画般的造型,重塑着被人遗忘的浪漫主义。

John Galliano的时尚革命从未停止,他用剪刀作为武器,剪开惯例,成功将Galliano式的奢华融入Margiela创新的反传统的血液里,每件单品都在表达——我不服务于你,我装饰于你。

相较古朴的Acne Studios与善用层次视觉的Marine Serre,则透露着低调的奢华感,隐约浮现的新月图形天生自带神秘感。

JW Anderson Spring 2020 Menswear

 

 

 

力量感是Jil Sander信手拈来的把戏,轮廓明显但不沉重僵硬,相比之下没有夸张姿态、宏大宣言的Lemaire是“稳定”的,它照旧谈论着面料、廓形与调色板,朴实无华。

极简主义是它们的精髓所在,这种防腐剂美学过于冷静所以常被人称之为——冷淡。“修道院”式的时装是隐匿性格的理想选择,没有过多的情感流露,通常他们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更确切的说,是他们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。

不得不提的是Jonathan Anderson的商业头脑,创新之余,他为Loewe带来一系列理想的、实用的高档皮包,大量别出心裁的针织衫、罗马凉鞋、鹿皮鞋,是营造品牌潜意识信息的杰出实践者。

Jil Sander Spring 2020 Menswear

 

 

 

自己做品牌的一个好处,相对自由,只需要传达设计师本人想要表述的信息,比如愤怒。

借由麦当劳这一象征性的背景,批判晚期资本主义摇摇欲坠的社会衰败,Vetements无情地抨击了企业家、银行家、民粹主义和互联网,以及时装业无情的利润驱动下过度生产所造成的浪费。

Raf Simons在和Calvin Klein分手后直接控诉,发出对美国企业界的指责和鄙夷,“Big lie…media America, corporate America…fascist America”,谢天谢地,终于有人愤怒地说实话了。

我们在屡次被骗后,似乎也越来越敢说实话了。

Maison Margiela Spring 2020 Ready-to-Wear

 

 

 

2020似乎是一个UTC+8全网参政元年,这场瘟疫引发的蝴蝶效应,导致各种社会问题频频浮现,一时间互联网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声音,网民各自扮演着杀手角色陷入其中好不欢乐。

他们是Ann Demeulemeester的安特卫普港口码头工人,是置于暗处的Celine嬉皮士男孩,是Balenciaga走在政治康庄大道上的女郎,是Bottega Veneta在米兰工业文化下生长出的独立女性。

Daniel Lee唤醒了沉睡的BV,让人很难不联想到Phoebe Philo,不是因为设计,而是因为同样缺乏社交媒体上第二人生(我认为本就是不必要的)的性格。巧妙的不刻意的身份处理,让恰当的神秘感很好地转移公众视线到真正该关注的事物上,从而影响大众审美。而不是只靠光鲜亮丽的表面营造,与转瞬即逝的营销噱头。

有时候,是该向他们学习一下,把你的手机(和网络上并不完全真实的你)放一放了。

Bottega Veneta Resort 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