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黑化(八岁)

据说泡泡糖在肚子里七年才会降解,喜欢一个颜色要多久才能降解?之前我很爱浅色,特别是下装,裤、袜、鞋,因为浅色能使我天生较弱的下盘,看起来膨胀一些(以前我的腿是真的细,以前)。去年我买了一双黑色的Vapormax,王姐说,太man了,于是唤醒了我对黑的爱。(不是)

曾经那个对浅色执着的我,哪儿去了,是我不再专一了吗,人心这么禁不住考验吗,是我期待太高,还是人性不过如此,已黑化(8岁)。

Read More +

2020春夏时装,一场乱象中的较量

时尚从来不是实用主义。

2020春夏伸展台上如实上演着创新与更迭,同样又是一场新鲜血液与老派时装的博弈。在伴随新十年到来的这一时刻,人类遇上了一场空前的灾难,时装看似毫无关联地早早暗下伏笔,乱象之间有迹可循。

Read more +

折腾折腾我的头

鉴于之前我从没染过浅色头发,受好奇心唆使,最近我一直在拿自己做实验。索性写一篇染发心得,希望大家都能受用。

主要还是因为Ariana Grande,No Tears Left To Cry MV中的发色真的很好看,我对白色也总有种执着,够浅、够白的颜色总让人感觉很高级,LA大蜜们(Kardashian一家)也常顶着一头银发,又时髦又…非主流(染得好才高级,染不好实在很土)。

Read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