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夜里

真正的成熟,是责任,是担当,不是被磨平的棱角。

踩着高跟鞋,穿梭在灯红酒绿里,木子爱这座城市,也恨这座城市。壬青知道她所有的故事,这次来到她在的城市出差,其实更多,是想和许久未见的老友,叙叙旧。

“我们分手了”,壬青轻描淡写着,“不是因为我喜欢上别的男孩子,是我们实在太难,他家里那样,这个婚我结不下去。”壬青和王天鑫在一起很久了,这段羁绊从他们年少时期就已经开始。但现在两个人不在同一座城市,一个人在家乡,另一个人在上海。也分分合合过很多次,但这次,木子觉得他们很难再回去了。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。”

 

 

两个人相继沉默,看着杯子里的酒,木子开口:“你倒是很不一样了嘛,换了以前我不说话,你怕是又要急了”壬青笑笑,也是无奈这份从高中就开始的友情,被现实无情的拆开两地,木子却着实喜欢这种轻松的感觉,“其实我还是老样子,我和你不一样,没有过想要回家乡生活的念头,你现在发展的这么好,回去了这些就都浪费了,你没发现运气多重要吗,你运气算好的,更要把握住机会,但我又不是劝你分手,你和王天鑫在一起那么久了,真的很难得,如果他能接受你们不在同一座城市,或者他以后可以打拼打拼也离开那个地方……”

“所以怎么办,你觉得我不该回去,对吗。”
“我没考虑过结婚,可你是要结婚的人,你以后是要有孩子的,虽然我这个想法很传统,有点违背我这个人的性格,但是,现实就是如此,在中国这个大环境下,能生活在大城市,接触到的资源都是比不了的,你不希望你以后的孩子有更好的发展吗?”

“可是你有问过我的孩子想不想要吗。”木子一时语塞了,一直自诩喜欢换位思考站在别人角度上想问题的她,在聊到事关价值观的问题上,也没能做到体恤周到,她恍然大悟,其实壬青会这么说,还是说明她爱王天鑫,“你说的也对,所以还是追随你自己的内心。”

 

 

“怎么不说话了,像呆滞了一样”
“其实我不想想这么多,我只想让自己开心”
“所以如果回去能让你开心的话,那就回去吧”
“也没有,先这样吧,倒是你,有些惨”

“我没有你这样的运气,况且,我也没有一个像他爱你一样那么爱我的人。我和川川纠缠了这么久,我们却越走越远。他总劝我放松心态,没有谁能跟谁很久,他总说我幼稚,可是他就成熟吗。他认识那么多朋友,可是他去认识她们,想要把每个人都相处的很好,就没带有一丝目的性吗,他那些朋友不是有钱就是有身份,他如果没带有目的性,会去悉心经营那些感情吗,他也是个虚荣的人罢了…”

 

“…在我看来,真正的成熟,是责任,是担当,不是所谓每个人到最后都可以成为朋友,这种朋友,也不一定是真朋友。就像我当初认识川川,见他第一面时我就问他,你有女朋友吗,他说没有,有了就不会撩你了,我才放心被他撩。可当我们相处到后来,我才发觉,他心里其实是有一个不可替代的人。他与我相处后发现不那么合适,就分开了,站在他的角度而言其实没什么不对,他会安顿好我,不断再去认识新的人。可我不是,我喜欢上他了,就可以为他放弃很多东西,可以对他、对这份感情负责,可以为了他不去和别的人再有七七八八的瓜葛。但是他不会,他所谓的圆滑在我看来并不是成熟,有时只是借口罢了。所以你看,人和人有时候价值观不同,世界观不一样,也不存在谁对谁错,但一定要给成熟一个定义,我觉得,不是那被磨平的棱角,而是你的坚持。所以你要考虑的是,到底想不想,是不是回去了真的会开心”

“至少你们还能偶尔睡一觉不是吗…”壬青想避开自己的话题。
“可他现在好像连碰都不爱碰我了,当初他对我百般热情,温柔似水,现在也只是抱抱,亲都不再主动亲我,虽然偶尔还是会来找我睡觉,虽然我也尚且满足,可我觉得自己也是没办法再激起他的兽欲了”

“但你还是爱他”
“爱”

 

“车流缓缓而过,
夜幕洒在每个人身上,
仿佛我们都有个一样的身份,
在一样的城市,
一样的夜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