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夜里

真正的成熟,是责任,是担当,不是被磨平的棱角。

踩着高跟鞋,穿梭在灯红酒绿里,木子爱这座城市,也恨这座城市。壬青知道她所有的故事,这次来到她在的城市出差,其实更多,是想和许久未见的老友,叙叙旧。

“我们分手了”,壬青轻描淡写着,“不是因为我喜欢上别的男孩子,是我们实在太难,他家里那样,这个婚我结不下去。”壬青和王天鑫在一起很久了,这段羁绊从他们年少时期就已经开始。但现在两个人不在同一座城市,一个人在家乡,另一个人在上海。 Read more +

祝你唱歌越来越好

相识有五六年了吧,从来到上海,大一的时候,我们都在学生会,到现在,一起经历了不少,也是个为数不多有共同话题、欣赏彼此品味的朋友,很开心认识你。

前些天为这位朋友庆生时,很难得,因为我太久没唱k了,太忙,而且,太久没有听过她唱k了。三两朋友都知道我们的梗,五音不大全大概并没有扼杀她对唱歌的喜爱,这也是我们爱与她一起唱的一个原因吧。和朋友在一起时,我嘴巴贱的很,冷不防爱开些无耻玩笑,他们大多也是打趣一般。这次她带着男朋友一起来,我收敛了许多,但全程内心是喜悦的,终于看着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,有了归宿,内心有种嫁女般的滋味。 Read more +

欲望巴别塔

我们都是善于总结的犯错者。

讨厌撒谎,讨厌不回消息,这些是正常人都有的心理。人真的应该学习换位思考,不是学会。因为人是总也学不会的,只能一直学习,举个例子:我很讨厌不回消息,每次聊天如果没有及时回复,出于对「不回消息」的讨厌,我都会补回复并稍微道个歉或是作简单的解释:可能我不小心点开忘了一类(除非是故意)。

不回消息毋庸置疑应该被反感,被撒谎则应该生气(当然前提是别人知道你在撒谎时)。原谅往往是附加推送的,但施谎者千万不该得意,因为别人一般只是不愿拆穿你罢了。
撒谎者永远不知道识破谎言的容易程度,也大概不知道,「实话」哪怕会营造你不想要的效果,听者也会因为你的诚恳更信任你。

为什么要讲这么个故事呢,因为有了这个背景,更好理解我的概念吧。 Read more +